见月律师:《一梦漫言》(四十八)-禅林纠察小组


陈道人与香师
及至到殿拜佛,不觉凄惨俯地,泪倾不止,何缘复瞻金容。山下严巷村陈道人,是皈依弟子,闻十三日夜,清兵围寺,将僧尽捉往营,甚是忧虑。十五日,欲上山探看。彼子侄相劝:“此时兵营还在东谢,遍山多横死尸,路绝行人,且勿速往。”彼云:“弟子知师有难,岂忍坐视!”故于午间到寺,见僧放回,问叙其由,彼心悦归。
香阇黎师在镇江上方寺起期,纯之弟兄去买香烛,奔至上方借宿。香师云:“华山有事,莫连累我期场,可往别处宿。”纯之弟兄含泪而出,于十八日回说之,大众闻已,无不嗟叹。余云:“华山是先老人全身窣堵,不但闻难不忧不问,抑且见生者不怜不留,吾香师是何心哉!彼陈道人是何情欤!”
诘奸
半月后有一壮汉,作营伍庄饰到寺。大众已是伤弓之鸟,见俱惊怕。余近前以软语问彼,彼云:“操江大老爷处,差来取马。”余云:“寺中果有一好马,任尔骑去。”彼闻心喜。余复语云:“马今予汝,可有凭据否?”彼于腰间取出一小帖示之,见非石朱笔,乃是赤土。接帖在手,即大叱云:“汝是谁党土贼,敢来寺中吓诈马疋,岂不闻巴廒陈三位老爷,作华山护法耶,锁起送官!”彼即跪下,叩首求放。谓“我不肯来,是我们为头者张崑叫来”,大哭不止。忽天雨淋漓,余复怜之,语云:“今且放汝去,若再如此,必定不恕,予汝草鞋一双,伞一把,张良卖布速去。”彼脱皮靴金元萱,穿草鞋,冒雨飞走。自此华山太平,土贼绝迹。
【译文】
及至到殿上拜佛时,不觉凄惨悲伤,匍匐在地,泪流不止,我有何缘又能瞻仰我佛金容!山下严巷村的陈道人,是皈依弟子,听说十三日夜清兵围寺,把僧人全部捉到兵营去了,甚感忧虑。十五日想上山探视我们,他儿子和侄儿劝他:“现在兵营还在东谢山,遍山野都是死尸,路上已绝了行人,不要这么快就去!”他说:“弟子知师有难,难道让我坐此旁观!”他中午就来到寺里,见僧人都已放回,问了情况,我叙说了始末经过,他才放心欢喜地回去了。
这时香雪阇黎师正在镇江上方寺起期,纯之弟兄到镇江购买香烛,就去上方寺投宿。香师说:“华山出了事,不要连累我的期场。你们可以到别处去住。”纯之弟兄含泪而出,十八日回到寺里,把这情况说了。大家听后,都慨叹不已。我说:“华山是先老人的全身窣堵所在地,听说有难,不但不闻不问,而且见了生还者也不怜不留。我的香师是什么心啊!而那位陈道人又是什么情哟!”
半月以后,有一壮汉,衣着像是兵营中人,来到寺里。大家已是惊弓之鸟,见了都十分惊怕。我走前去,和气地问他。他说:“我是操江大老爷那里派来取马的。”我说:“寺里确有一匹好马,你就骑去吧!”他一听很高兴。我又说:“马可以给你,但可有凭据?”他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帖子给我。我见上面用的不是朱笔所签,而是红土。我把帖子接过来,大声呵叱说:“你是哪一帮子里的土贼,敢来寺里诬诈马匹!你难道没有听说巴廒陈三位老爷是华山的护法吗?把他锁起来送官!”他马上噗一声跪在地上,叩头求饶,说:“我原不肯来,是我们的头领张崑叫来的!”大哭不止。忽然天下起了大雨,我也很可怜他,说:“今天就放了你,以后再如此,必定不饶!给你草鞋一双,伞一把,快走!”他脱了皮靴,穿上草鞋,冒着雨,飞快地走了。从此以后,华山太平,土贼绝迹。
禅林纠察小组

公众平台声明
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纠察小组之意见及观点,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。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,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,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处及作者,以尊重其著作劳动,否则将被视作侵权。

禅 林纠 察 小 组
行 归 法 眼 宗 门 指 病

禅林APP下载
苹果/安卓
苹果版 | 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