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贵妃你为什么不牵狗绳!-谈资有营养

鲁迅特别讨厌一种狗,京巴犬(即京叭犬、哈巴狗),他在文章中写这种狗:“虽然是狗,又很像猫,折中,公允,调和,平正之状可掬,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,惟独自己得了‘中庸之道’似的脸来。”

牙尖如鲁迅,他讨厌京巴的原因也很特别,不是它爱随地拉屎,也不是主人遛狗不牵狗绳,而正是因为它长得“中庸”,又靠着这副无公害的样貌获得贵人的豢养,这种摇尾乞怜的样子在他看来奴性十足。所以别的狗落水后可以痛打,但这种狗哪怕没有咬人,也没有落水,见到也可以打。
这样的说法虽然有点偏激,但鲁迅之所以这么说,除了讽刺中国人身上的奴性,还有一部分原因大约来自他同样厌恶的旧王朝。至少在咸丰以前,京巴狗一直是满清皇族的玩物,是皇家身份的象征,所以又被称为宫廷狮子狗,民间谁要是敢养,甚至会被判刑。
1.
在作为宠物的身份存在以前,张茜儿中国人养狗其实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在古代常有“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”之说,而“六畜”通常被认为是以狗、猪、羊、牛、马、鸡为首的一些家养动物,这个说法的文字记载,最早可见于春秋时期,《左传·僖公十九年》里说“古者六畜不相为用”。从前的狗,多被用来狩猎,或是看家护院,不但不能靠脸吃饭,必要时候也会被作为食物享用,地位大概跟猪牛羊也没什么区别。
大约到了唐代,贵妇圈首先出现了宠物狗的概念。
唐 周昉《簪花仕女图》局部
唐朝周昉所作的《簪花仕女图》,描绘了唐朝贵妇们的日常生活场景,画中就有两只小巧玲珑的宠物犬,正被衣着华丽的贵妇人们用手中的拂尘逗弄着。根据其尖嘴长毛的特征,画中的小狗则被认为是当时唐朝贵族阶层间流行的一种小型观赏犬——“康国猧子”,也被认为是“拂菻狗”的一种。
唐 周昉《簪花仕女图》局部
《旧唐书》的《高昌列传》曾记载“(高昌王)文泰又献狗雌雄各一,高六寸,长尺余,性甚慧,能曳马衔烛,云本出拂菻国。中国有拂菻狗,自此始也。”拂菻国是唐朝时对东罗马的拜占庭帝国的称谓,可以想见,来自遥远西域的拂菻狗,流传到丝绸之路上的康国、高昌国一带,中转自敦煌,最终又作为“猧儿”、“猧子”进贡到中原王朝,从而受到贵族仕女们的喜爱。也正因为如此,猧子才极其名贵,只有宫廷贵妇才养得起。
杨贵妃也养狗,据说她的爱犬是一只雪白的猧子。唐人段成式的笔记小说《酉阳杂俎》中,就记载了一件关于贵妃和她的宠物狗之间的故事:玄宗有一天跟亲王哥舒翰一起下棋,贵妃在旁边观战,眼看玄宗就要输棋的时候,为了不让皇上丢面子,贵妃心生一计,把爱犬放在座位边,这只小狗就像有灵性似的跳上了棋盘,棋局一乱,输赢也就不了了之,玄宗大悦。这就是著名的“康猧乱局”的由来。
2.
到了宋代,宫廷贵族养宠物狗的风气,逐渐流行到富有的平民家庭。
《宋史·孝义传》记载,江州德安有一户十三世合族同居的富裕人家,家里不雇佣人,却一直和睦有礼。其主人陈昉,养了100多条狗,这100多条狗被训练得极其听话,每日共食一槽,如果一只不到,其余的狗都会等它,乡里的人都被陈家这种风气所感化。
南宋文学家洪迈的《夷坚志》里也记载过一个铲屎官的故事:宋人员琦养了一只黑身白足的小狗,名为“银蹄”,随呼拜跪,特别可爱。然而银蹄有天忽然走丢了,主人还特意贴出启事,悬赏寻狗。如此待遇,也算是狗生无憾了。

南宋佚名《秋葵犬蝶图》
宋人流行养宠物狗,以致于诞生了不少与宠物狗相关的产业。
比如专门买卖猫狗和粮食的宠物市场。描述北宋时期东京开封府风土人情的著作《东京梦华录》,曾记载过开封府知名的佛教圣地兼大型商圈——大相国寺,说其“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,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,珍禽奇兽,无所不有。”市场上还有专门的宠物粮食出售,“凡宅舍养马,则每日有人供草料;养犬,则供饧糠;养猫,则供鱼鳅;养鱼,则供虮虾儿。”
还比如竟然出现了不输现代的宠物美容行业。南宋周密的《武林旧事》里罗列了杭州城各种小商品与宠物服务,其中一项“改猫犬”,很可能就是为宠物猫狗做美容的。而他的《癸辛杂识》则记载有宋朝女孩们喜欢用凤仙花汁液染指甲的做法,“今回回妇人多喜此,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”。也就是说当时不少定居于宋朝的阿拉伯女性,就以能染指甲的凤仙花来给猫狗染色,一时成为风气。
宋人爱狗,也写诗表白:“药栏花暖小猧眠金容仙,雪白晴云水碧天”,“猧儿弄暖缘阶走,花气薰人浓似酒”,“猧子解迎门外客,狸奴知护案间书”,“昼下珠口帘猧子睡,红蕉窠下对芭蕉”。狗子睡觉、狗子迎客、狗子沿着台阶走……如此细致地记录自家爱犬的日常行为,大约是最早的宠物博主没错了。
宋朝的知名宠物博主,比如苏东坡老师。苏轼晚年被贬到海南时,收养过一只流浪狗,他为它取名为“乌喙”。在苏轼的诗歌里,乌喙像家人,又是得力的助手,“昼驯识宾客,夜悍为门户”,总是和家中的童仆嬉跳闹戏,弄得吐舌喘气不止。“跳踉趁童仆,吐舌喘汗雨。”
他记录下乌喙的小习惯,比如它过河总是不肯走长桥,每次都从河水中游过去,在水里扑腾时像鹅鸭,登岸时又像只大老虎。“长桥不肯蹑,径渡清深浦。拍浮似鹅鸭,登岸剧虓虎。”他也责怪它的小缺点,那就是偷肉吃,但他也不打它,只是在诗里傲娇地炫耀自己的大度。可以说是宠溺本人了。
3.
而比起爱养小型犬的中原汉人,北方的少数民族人士则更偏爱剽悍勇猛的大猎狗。比如元世祖忽必烈,据说他出猎时,跟随其后的猎犬居然有五千条之多。满清的奠基人努尔哈赤也是爱狗人士,据说因为狗救过他的命,所以满族有不吃狗肉的习惯。
满清的皇帝后妃偏爱养狗,最著名的就是雍正和慈禧。
作为一名称职的铲屎官,雍正帝对狗的关注可以说是事无巨细。清朝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中,记载有雍正帝的多次谕令,要造办处精心制作狗窝、狗笼、狗衣、狗垫子等。他要亲自制订狗窝和狗笼子的规格和用料,也亲自设计狗衣和狗垫子的式样和图案。

雍正帝设计的鼻烟壶
乾隆也爱狗,他有10条著名的猎犬,全是极为名贵的稀有品种,大多来自清朝边疆少数民族王公及地方官员的进献。乾隆为他们画过各种版本的画像,最出名版本的就是郎世宁的《十骏犬图》。
值得一提的是,他精挑细选的这10爱犬中,有两条都来自他的小舅子,富察皇后的弟弟傅恒,一条叫做“苍水虬”,另一条是“斑锦彪”。
傅恒进献的苍水虬
紫禁城里的铲屎官们,不但养狗多,还会认真给每只狗取名字。比如雍正最喜欢的两只狗,一只叫 “百福 ” ,一只叫 “造化 ”。清朝宫廷的档案里有一本专门的《犬册》,里面记录了紫禁城里的各种狗,它们又有着各自不同的名字,比如:墨喜、水晶、玫瑰、杜鹃、桃花和如意等。

而著名爱狗人士慈禧,也有两条著名的狗,“黑玉”和“乌云盖雪”,黑玉是一条周身黑色的母京巴犬,乌云盖雪则是一只全身漆黑,只有四条腿雪白的公狗。黑玉和乌云盖雪生下的四只狗宝宝,其中一只额头中间有一块白斑,慈禧为它取名为“斑玉”。
慈禧是出了名的喜欢京巴犬,据记载当年黑玉生产时,她无心早朝,当天匆匆结束了议事,就连忙赶到养狗处探望小狗。

京巴犬是中国特产的“土狗”,虽然不比唐朝进口的拂菻狗,但由于表现力强,活泼可爱,备受满清皇室的喜爱,一度是尊贵的皇室专属狗,民间被禁止饲养。
描绘道光帝和后妃、皇子在花园里与京巴犬玩耍的《喜溢秋庭图》
据说慈禧曾经在紫禁城养了1000多条狗,多为京巴犬、西施犬等软妹品种。她在东华门内设立了一个“内养狗处”,平日里有4名太监专门负责狗的饮食、调教和修饰,每只狗还有俸银,由太监按月领取。

御犬们住得好,吃得好,穿戴讲究,不能打不能骂,遛狗的时候也是狗牵人,太监宫女们要小心翼翼伺候着,不能有半点闪失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得把狗训练得乖巧懂事,不乱跑不乱叫,还要教它们学会转圈,直立、拜拜等动作,以便取悦上级,实在不是容易事。像《延禧攻略》里高贵妃那只被利用到处闯祸的狗,遭罪的是狗不说,恐怕也会连累不少宫人受重罚。
在不同的时代,狗虽被人类赋予不同的意义,却最终也逃不过取悦人类的宿命。如高贵妃们持狗作恶,说到底,罪恶之源不在狗,受惩罚的当然也不该是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