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情的初秋,多情的雨-晓丹艺苑



放弃该放弃的是无奈,张苏泉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无能,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,不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执著!
晚间,行走在路上,墙头茂盛的枝丫底下,三三两两的雨点散落在脸、肩和手臂上,方知下雨了。走出茂盛的枝丫伞,雨点愈加多了起来,并不密集,淅淅沥沥地撒在人身上,凉丝丝的很舒服。
天气一转凉,路上纳凉的行人便少了起来。也或许是这滴滴答答的雨点把大家给赶回了家。风呼呼地在耳边唱着欢快的歌,送来阵阵清新与凉爽。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,五十分钟的路程很快走完。

回到家,冲了个凉,爬上床很快就睡着。凌晨五点醒来,外面的天空还是黑乎乎的,听到雨珠拍打地面淅淅索索的声音。起身靠近窗户,一些雨点调皮地蹦了进来,溅在身上,伴随着清风,跳起了欢快的舞蹈,久违的冰凉激起了心底柔软的诗意。
天空与大地之间,全是密集的雨线,各自独立又相互陪伴,形成了一道情深深、雾蒙蒙的雨帘,将我与对面的高楼、树木给隔开,街上行人车辆仍旧不多。万物沉浸在雨水的氤氲里不肯醒来,清晨的静谧就在这一片多情温柔的雨线里浅浅的酝酿。
根据以往的经验,清晨间的大雨往往下不久薛俨。看着直直凉凉的雨线,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又暗淡了下来,困意从新袭来,回到床上继续昏睡。

不知什么时候,迷迷糊糊的被一声清脆响亮的巨雷给震醒,久违的雷声,整整一个夏季的第一雷,人也被震惊了。静静地、一动不动地期待着第二声雷响,没有,继续昏睡。七点醒来,雨一直在下,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。心情莫名其妙的又兴奋了起来。下吧,下个昏天暗地,下个几天几夜才好。
乌云伴着闪电,闪电伴着雷声,雷声伴着雨声,霹雳哗啦的好不热闹,很快引来了太阳。刚才还黑压压一片乌云的天空,逐渐被几块蔚蓝的天空,洁白的云朵给侵袭。风儿也来凑热闹,夹在它们中间,上下翩翩起舞。一会儿乌云遮盖了白云,一会儿白云打败了乌云,天空、大地也跟着一明一暗,我的心情也忽晴忽阴。
不管它们打的怎样不可开交,我只需坐山观虎斗,只需享受这清爽的惬意。不下雨,这样反复无常、阴晴不定的天气总胜过闷热的蒸笼。

雨时而吝啬,时而大方,风可不这么矛盾,张开大嘴呼呼排放冷气。被关在巨大蒸笼里的城市,开始透气了。风正悄悄的一点一点的掀开盖在城市上空的笼盖,让蒸了一个多月桑拿的大地肃然降温,换点新鲜的空气。
云越来越洁白缥缈,天空越来越高远干净,蝉声听起来不那么聒噪,各种绿也不在生机勃勃、争先恐后,正安静的等待变黄衰落。人也感到了一夏天阳气消耗带来的乏力与无精打采。
一阵狂风吹来,天顿时又黑了下来,浑身的肌肉缩了起来,瞬间穿越到了阴冷的冬季,吃火锅的念头油然而生。

此时,又不觉得夏季有多么的讨厌,没有炎热的夏季做衬托,怎能懂得秋的薄情萧瑟;没有炎热的夏季做对比,怎能懂得冬的冷漠枯寂;没有炎热的夏季来垫底,怎能懂得春的温情暧昧?
热的时候盼望着冷,冷真的来了,又突然对热恋恋不舍了,这薄情的初秋多情的雨,能否缓减你匆匆的步伐,让秋季缓缓到来?
2018.8.14 晓丹